和瑞基因周珺:中國腫瘤早篩技術與世界無代差

發布時間 :2020/09/04 來源 :財經雜志

“最近幾年行業里的一個流行詞叫精準醫療,但精準醫療的前提是要精準診斷。如果沒有精準的診斷工具,便談不上個性化的精準醫療。腫瘤基因檢測,就是一種利用基因測序技術為病人出具針對性的治療方案。不過,要避免基因檢測被過度神秘化的解讀。”和瑞基因CEO周珺接受《財經》視頻訪談時指出,如果將唯心宿命論套用在現代科學基因檢測上,將是一件可悲之事。作為行業從業者,應當努力對基因技術正確科普,并且通過科研研發,運用這一技術為人類大眾健康切實解決實際的臨床醫療問題。

基因檢測,可以破譯人類信息,讀取生命密碼,為臨床醫療提供生命科學的醫學支持。近些年來,基因檢測巨大的發展潛力和廣闊市場吸引了大量資本進入和企業布局,市場規模迎來爆發式增長。據公開數據顯示,中國基因檢測市場規模在近三年內保持穩定增長,有機構預測2020年市場規模將達到158.6億元。

資本的加持以及眾多企業的競相布局,推動著這一新興產業高速發展,基因檢測技術亦不斷取得新突破并轉化為臨床應用,從而越來越多地服務于人類健康。目前,基因檢測的應用領域主要集中在生育健康、遺傳病、腫瘤三大領域,其中,生育健康和腫瘤方面,占據著主要份額。而隨著無創DNA產前檢測技術(NIPT)的成功商業化以及日益成熟,腫瘤基因檢測成為資本和企業角逐的下一個主戰場。

對于行業研究者而言,透析其關鍵技術,就是揭開其神秘的生命奧秘。周珺表示,基因是人類生命中的一個客觀遺傳物質,并且是有規律可循的。人們可以通過研究它的規律和機制,研發出造福人類的產品。

但是,對于普羅大眾而言,基因檢測究竟是一時風口還是大勢所趨?腫瘤基因檢測技術的內在運行機制到底是怎樣的?通過這一技術能為人類大眾健康以及臨床醫療帶來哪些助益?基因檢測在未來還會在哪些領域有所突破?就上述問題,和瑞基因CEO周珺接受了《財經》視頻專訪。

和瑞基因是一家專注于腫瘤全病程的基因檢測公司,其業務聚焦于腫瘤的早篩早診和腫瘤的中晚期檢測。在周珺看來,基因檢測的技術突破和廣泛應用是大勢所趨,而腫瘤方面是繼NIPT之后,未來最有前景和最有爆發力的臨床應用場景。通過腫瘤基因檢測,可以幫助臨床醫生實現精準醫療,提升人類生命健康和生存質量。

與之同時,他也提醒到,人類與疾病的對抗是一個長期的動態博弈過程,隨著人類對疾病認識的深入以及疾病的不斷演變,基因檢測的更多應用和服務在未來依然充滿想象空間。對于這個新興行業而言,如何更好地降低成本,如何讓產業化有著更好的壯大發展,也依然任重而道遠。

揭開神秘面紗 助力精準醫療

Q1:基因檢測到底是什么?它如何應用于腫瘤臨床診療領域?

周珺:從某種程度而言,基因檢測技術是一項通用技術,用在不同地方能夠達到不同目的。眾所周知,人類的基因信息,一方面來源于父母遺傳,對此人們無法做出太大改變。而腫瘤作為一種基因病,除了一部分遺傳性腫瘤之外,隨著年齡增長,自身的一些基因在生長過程中會發生一些突變,甚至會出現失控狀態,進而產生一些惡性的增生等病變,甚至最終形成腫瘤。

這種基因突變與臨床治療有著直接關系,它關系著臨床醫生對腫瘤患者該采用何種治療方案以及如何用藥。但腫瘤檢測比遺傳性基因檢測要更加困難,技術要求也更高。因此,和瑞基因至始至終將業務聚焦在臨床腫瘤基因檢測方面,采取“一個核心、雙向延伸”的企業戰略。核心即為臨床價值而服務,指在現實情況下能夠切實輔助醫生的臨床診療方案,并使患者獲益。雙向延伸,是腫瘤的中晚期檢測管理,以及腫瘤的早篩早診。

對于腫瘤早篩早診,關鍵是一定要把握好時間窗口,以肝癌為例,這個時間窗口是6-12個月的時間區間。相對于現行的診斷標準,如果能提早6-12個月早篩發現腫瘤,臨床醫生會有更多的臨床干預方案。這對于患者來說,也可以通過早篩檢測盡早治療,而不是等待更長時間。
 
Q2:是否可以理解為腫瘤基因檢測可以幫助臨床醫生為病患給出更精準的治療方案,同時用藥也更精準?

周珺:最近幾年醫學界有一個流行詞匯叫精準醫療,但精準醫療的前提是要精準診斷。如果沒有精準的診斷工具,便談不上個性化的精準醫療。腫瘤基因檢測,可以把不同腫瘤的分子特性描述出來,醫生根據這些描述再結合臨床信息,便能夠給病人出具有針對性的治療方案。

在臨床用藥方面,過去傳統的腫瘤治療藥物,包括最早的化療藥物和放療藥物等,均會給病人帶來副作用。隨著生物藥物的出現,這種格局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改觀,但藥物價格昂貴。為了改善以上問題,醫學界逐漸提出了一個重要概念,叫做伴隨診斷,即患者在用藥之前做一個相應診斷,以評價其是否適合某種藥物,然后再決定采取合適的用藥。這一方面也是目前腫瘤基因檢測比較成熟的臨床應用場景。
 
Q3:如何看待基因行業中出現許多參差不齊的企業,以及很多與基因檢測相關的魚目混珠的行業現象?

周珺:任何一個新生事物從無到有的整個發展過程中,一定會在某一時間段出現一種混沌狀態。我們不用去回避它,但是應該在盡可能短的周期內去控制它,使之改善,這就需要行業從業者去做一些正本清源的工作。另外,基因測序相關的大眾科普也很重要,這可以避免一些魚目混珠類的騙局出現。當大眾科普不足時,很多人認為基因過于神秘,而神秘化之后就可能出現一些神奇的故事以及以此盈利的機構。這些都不是業內人希望看到的。
 
Q4:如何正確理解基因?基因是否過于神秘?

周珺:基因是人類生命中的一個客觀遺傳物質,而且是有規律可循的。人類一旦掌握這些規律,它的神秘面紗便會被剝開。我個人很反對基因萬能論的說法,所謂進行了基因檢測便能知道一個人愛好什么,成就什么以及能夠成為什么樣的人,這有點宿命論的意味,已經走樣了,而且將這些唯心宿命論套用在現代基因科學上,我認為這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我們從業者尤其是要注意這一點。

我們應該讓普羅大眾認識到基因并沒有那么神秘,它與人類身體上的一些器官以及生命物質一樣,都是一些客觀存在。我們應該像對待其他客觀事物一樣,去研究它的規律,掌握其中的機理,并利用這些規律和機制研究出造福人類的產品出來。基于我個人之前所從事的投資工作經歷,我認為產品的最終價值取決于它能解決什么問題,以及能解決多大的問題。作為行業從業者,最終目的一定是把基因的神秘面紗剝離開,讓人們認識到其客觀性與科學性,并且通過基因檢測這一先進技術幫助人們解決實實在在的臨床問題。

所以,只有企業具備高遠使命,并且完成得足夠好,才可能將產品和企業價值最大化,并最終為股東、員工,以及社會創造出最大的利益和價值。

前景可期 但道阻且長

Q5:基因檢測在未來的臨床醫療應用方面,以及科研方面還將會有哪些突破?

周珺:近幾年,醫療行業中無論是藥物研發方面還是治療手段方面,都出現了一些振奮人心的消息,有了極大進展。但是我們千萬不要低估了疾病給現代醫療所帶來的挑戰。新技術的產生,大大改觀了人類與疾病對抗過程中所處的位置和能力。但是疾病是十分復雜的,并且疾病會不斷演變,這給人類對它的認識帶來新的難題。作為基因檢測行業從業者,要做好思想準備,即人類與疾病的對抗不是一個靜態的博弈,不是研發出一款新產品之后,就有了一個整體解決方案,從此就一勞永逸了,而是要持續研究和技術開發,在長期的動態博弈過程中,始終能夠隨著疾病變化,能拿得出新的產品和工具,去服務臨床、幫助人類更好的健康生存,并且提高生存質量,延長人類壽命。

目前,腫瘤的早篩早診是和瑞基因聚焦的一個方向。而如何在早期發現腫瘤,很可能變成一個與晚期治療同等重要,甚至是更為重要的話題。并且,隨著科技的繼續進步,這一先進技術的成本會急劇下降,在未來能夠得到更好的推廣和普及,最終造福于千千萬萬的家庭和人群。
 
Q6:在企業發展以及項目研發過程中,您是否遇到過一些管理方面的困惑?

周珺:有一句話說的非常好,任何偉大的背后都是苦難。盡管我們現在做的事情還稱不上是足夠的偉大,但確實也有一些自己的小痛苦。比如,很多問題不單是靠一個企業就能夠解決的,而是涉及到整個社會的方方面面。舉例而言,一項新技術的出現,作為一個新生事物,對于患者群體、臨床應用和社會大眾,都需要花很長時間去做市場教育工作,以減少誤解,形成新的認知,而這需要社會各方共同的努力,絕不是單靠企業己力完成。
 
Q7:投資人一定是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且要為股東、投資者賺取更多利益。而做產業需要腳踏實地,特別是涉及大眾健康的產業尤其如此。如今,您從投資人轉型為企業領導者,如何尋求兩個角色之間的平衡?

周珺:做產業要腳踏實地,做投資要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我認為長期來看,二者并不是對立矛盾的,并不是說腳踏實地的做產業,就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但是,腳踏實地做產業,同時實現對企業、股東、社會的利益最大化,就需要做好長期的前期鋪墊、打好基礎,專注于產品技術研發,不要急功近利。雖然作為企業也要面臨盈利,最終要為股東帶來回報的客觀事實,但我們希望最終獲得的回報不是因為一些故事,或者一些神秘化的、脫離實際的概念和噱頭,而是通過扎扎實實的技術,真正為社會、臨床交付一些好產品,解決了患者和醫生的共有難題,通過這種方式最終獲取利益,這也更有利于企業乃至行業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至于如何讓大家維系與建立共有的價值觀,這也是一個公司CEO的分內職責和要承擔的工作。不管是在公司內外的連接方面,或是對于股東間的溝通,與資本市場的對接,以及產業化落地等,這些也都是一個公司CEO的職責與使命所在。

日本一本道高清无码AV-最新高清无码专区.在线观看中文字幕DVD播放.